随着中央企业重组路线图日益清晰,明年家庭总数将下降到两位数,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香港中国旅游集团和中国旅游集团、中国粮食集团和中国纺织集团、中国建材和中国木材集团、宝钢和WISCO、中国粮食仓储公司和中国棉花仓储公司——在过去一年中,重组了5个中央企业,中央企业的数目调整到102个。 SASAC负责人最近表示,明年中央企业的重组不会减少,家庭总数将下降到两位数是必然的结论。 中央企业加快结构调整取得了哪些成效?最明显的变化是“少”和“大”——中央企业数量减少,改制企业规模扩大。 然而,在国务院SASAC副主任张喜武看来,“中央企业的重组和整合不仅仅是一个大规模的过程,而是旨在加强企业内部质量的市场表现,在外部创造世界级企业。” 重组后,一批中央企业已跻身世界级企业行列。 重组前,中国远洋运输和中国海运在行业中分别位居世界第6和第8位。重组后,中国远洋运输在综合运输能力、干散货、油轮和特种货运船队方面位居世界第一,成为全球航运业的决定性力量。 宝钢和WISCO重组为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后,粗钢年产量达到近6000万吨,其中高端产品产量达到4000多万吨,超过韩国浦项制铁和日本新日铁 中粮重组中国纺织集团后,总资产和营业收入接近5000亿元,居国际主要粮食生产国之首,油、棉等品种的经营能力居世界前列。 加快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企业,是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提高国家实力的客观需要。重组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 在扩大规模的同时,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话语权和定价权也得到了显著增强。 更重要的是,“化学反应”通过重组发生,达到“1+1 > 2”的效果 协同发展提高了重组企业的效率,增加了高端产品的供应。 在这一轮央企重组中,铁塔公司的形成成为了一个开创性的案例。 铁塔公司由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共同组建。然而,这不是三家公司铁塔业务的简单拼盘,而是一种密集和大规模的方式。最后,形成了前端竞争和后端合作的“共享竞争”模式。自成立两年多以来,已节约投资806亿元,节约土地21000亩,新建铁塔的占有率从过去的不到20%提高到75% 重组整合后,原有同质的中央企业减少了重复投资和运营成本。 据估计,宝武集团成立后,宝钢湛江基地和武钢防城港基地将进行整合和规划。预计投资将减少约400亿元,新钢铁产能将减少1000万吨。 中远船务重组后,协同效益逐渐发挥出来。1-10月,新集团实现利润总额135亿元,同比增长7.66%,经营成本同比下降176亿元。全球运输服务水平和布局进一步优化。 探索可复制和可复制的模式SASAC鼓励中央企业依靠资本市场加快内部整合。2015年,12家中央企业重组6对,今年又重组5对,两年内重组11对大型中央企业。这为未来的重组探索了可复制和可复制的模式。 中央企业重组的路线图越来越清晰——强大的联盟和横向重组。 企业社会责任和中国北车重组为中国汽车集团、中远集团和中国海运重组为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就是代表之一。 重组前,这些中央企业的规模、发展方向和内部结构相似。 重组后,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减少,国际市场竞争力提高。 今后,有关方面将协调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的需要,保持国内市场的公平竞争,稳步推进装备制造、建筑工程、电力、有色金属等领域的企业重组,集中资源形成合力,减少无序竞争和同质经营。 优势互补,纵向合并 中冶和五矿的重组、中国电力投资的重组和国家核电向国家电力投资的重组都是经典案例 这些企业具有高度的产业关联性,并且相互之间是上游和下游。通过重组,他们可以建立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产业链的完善不仅有助于企业提高市场竞争力,也大大增强了企业抵御市场波动风险的能力。 据了解,今后将鼓励煤炭、电力、冶金等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央企业进行重组,以在整个产业链中创造竞争优势,更好地发挥协同作用。 集中资源,专业整合。 在国家产业政策和产业发展规划的指导下,通过资产重组、股权合作、资产置换、自由转让、战略联盟和联合开发,支持中央企业将资源集中在优势企业和重点企业。 今年9月,工业一体化在8家中央企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其中,中国航空工业和中国机械集团开发了8万吨模锻压力机项目,中国核建设和中国第一重工共同开发了第四代核电产业化高温气冷堆项目,在突破关键技术和掌握核心资源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 未来一段时间,交通、电力、汽车、新材料、新能源、油气管道、海洋工程设备、航空空货运等领域的相关中央企业。鼓励双方共同投资组建股份制专业平台,加大新技术、新产品、新市场的联合开发,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此外,SASAC还鼓励中央企业依托资本市场加快内部整合,将投资决策权集中到三级以上企业。鼓励中央企业并购关键技术、核心资源、知名品牌、市场渠道等重点,提升品牌推广质量 为了通过并购重组实现对国外超大型跨国公司的强势、优势和规模化,有必要通过联合重组形成一个更具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载体。中央企业重组加快,也引起了一些关注。 原本是“大企业”的企业融入“大企业”难道不利于竞争吗?“要评估这一轮中央企业重组,我们必须有一个全球视野。 ”SASAC研究中心彭建国研究员说 他认为,上一轮国有企业改革将许多大企业分割开来,形成市场竞争,这在当时相对封闭的国内市场上无疑是正确的。 然而,随着国内外市场的一体化,中国企业面临着国外超大型跨国公司的竞争。通过联合重组形成更具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载体是一种战略选择。 重组中央企业,防止“左右夹击”,充分发挥外出过程中抓手指、打拳击的作用,符合“一带一路”等重大国家战略 “中央企业的兼并重组应从其地位和使命出发,主要取决于它们是否有利于国家实力的增强、国际竞争、国家稳定和国有资产的增值。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应该防止地方垄断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中央企业“大而不强”的短缺会更加突出吗?SASAC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央企业的重组不仅仅是“增加”,同时也是“减少”,以减轻重量,提高质量和效率。 自今年5月以来,中央企业减少了1777个法人单位,而中国远洋运输和招商局在重组后分别减少了100多个法人单位。 重组过程也是消除过剩产能的过程。今年以来,宝钢和WISCO先后从14座转炉、7座电炉和10座高炉中有序退出,压降能力达1662万吨,占全国粗钢产能总计划削减量的10%以上。 重组只是第一步。要真正强大,还需要不断推进改革,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 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十大试点全面铺开,重大改革措施正在加快落实。 中央企业子公司企业重组超过92%,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68% 改革在增强活力和动力方面的积极作用得到有效发挥。 102家中央企业前10个月实现营业收入18.7万亿元,扭转了连续18个月的下降趋势。 一些重组后的企业正处于底部建设和攀升阶段,而另一些企业则开始迅速崛起。 会不会有“金融不和谐”但内部摩擦会增加?中国企业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李进(音译)认为,关键在于重组应该以市场为导向,适合行业和企业,充分尊重企业的意愿,促进每一个成熟家庭一户。 特别是要避免“一刀切”的重组方式,采取吸收合并、新合并、换股合并、资产置换等多元化重组方式。 整合不是暂时的。SASAC正在对中国建材、中国远洋运输和国家电力投资的国有企业进行试点合并和重组。目的是探索如何使重组后的企业进行深度整合,为其他企业提供借鉴。 李进说,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二大外国投资者,中国企业正在进入“大企业时代” 无论从国家战略的角度还是从企业的长远发展来看,都有必要建立一批在国际市场上具有重要地位、有足够影响力和话语权的大型企业集团。 作为一支“国家队”,中央企业强大、优秀、庞大、密不可分。它们都非常重要。并购重组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这是一条通知,日主题值得你支持正版!

去日正版